欢迎光临欧洲杯冠军竞猜

某某办公家具有限公司

全球时尚环保宿舍家具制造商

做更懂年轻人想要的宿舍家具

当前位置:首页 >> 欧洲杯冠军竞猜

【我们的改革开放】 “小人书”拥抱新世纪

文章出处:本站 人气:1发表时间:2022-10-07 09:25:52

  【我们的改革开放】 “小人书”拥抱新世纪(记者 何川)改革开放40年来,有一些原本很熟悉的事物慢慢走出了大众视线后来说,连环画俗称“小人书”算其中之一。

  现年46岁的成都人刘高做了一件事:坚守一家连环画店21年,成为成都市*后一家。近日,记者走进这家店,听刘高讲述连环画岁月变迁的故事。

  在成都市中心,四川省图书馆以东数百米的一条小路边,人流稀少,难得幽静。刘高的小店就在小路边台阶上,一间面积不足20平米的小屋内。

  采访当天上午11点多,阳光明媚。留着寸头、一身黑衣的刘高眯着眼,坐在店门口一边喝茶,一边和记者不紧不慢地讲起了这家店的由来。

  刘高说,这是他记忆中**次接触连环画,已记不清翻地是《地雷战》还是《地道战》。上学以后,因为买不起书,刘高经常去街边的书摊看,一看就是大半天。

  “那时的书摊很多,是一张木板支的,书的封面都撕下来编号,挂起来让大家选。*初是一分钱看一本,不限时间。你不要以为看连环画的都是小孩,当兵的、上班的、做生意的,老的、少的都有。”刘高说,“不要小看了连环画,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人,谁不爱看(连环画)?《孙悟空三打白骨精》、《封神榜》、《三国演义》、《邱少云》我不信有谁一本都没看过的。”

  上世纪80年代,物资相对匮乏,人们的娱乐生活也相对简单。由于连环画成本低廉,又寓教于乐,成为许多青少年乃至成年人消遣和娱乐的重要读物。连环画在*辉煌时,从大城市到小乡镇,街边巷尾,处处有木板支摊,老老少少一群人,花几分钱蹲着翻看一天也不觉得累。

  据连环画画家、中国美协连环画艺委会主任沈尧伊回忆,当时,连环画突然兴盛起来,画国画、油画甚至是搞雕塑的都来画连环画,连环画占了整个出版物的三分之一。以1982年为例,全年共出版连环画作品2100余种,单本印量10万册,一年相当于60年代印量的20倍。1980年,中央美术学院还开设了连环画专业,连续招生10年。

  1993年,20出头的刘高在春熙路上开了一家租书店谋生,经营香港武侠一类的小说,搭着卖连环画是自己喜欢看。

  “大人们白天忙挣钱,晚上守着看《渴望》,没闲工夫蹲街边看。还爱看连环画的,就剩我们70、80年代出生的人了。我们小时候买不起这个(连环画)书,那个时候就算你有钱,也不一定买得到。自己开个书店,想看什么都可以。”刘高说。

  刘高的连环画书店正式成立是在1997年。此时,连环画更多出现在了二手旧书市场。

  “同龄的顾客看到我书店里有全新的连环画卖觉得很惊讶,大家一聊才发现,连环画是我们那一代人抹不去的记忆,很多人想买找不到地方。于是,我就开了这个(连环画)专卖店。”

  沈尧伊分析认为,连环画的拐点出现在1985年,1985年后国画、油画市场发展,原创乏力导致粗制滥造多了,就开始走下坡路,加上影视作品等新事物的冲击,所以在90年代迅速降温。

  从上世纪90年代到新世纪初10年间,随着电视机、收音机、录音机、VCD等电子产品的普及,连环画的位置迅速被录像带、盒式磁带、漫画书等新事物取代,摆书摊的很多改行租录影带。

  刘高的连环画书店开张时,连环画*后的常客青少年儿童也被动画片、动漫书“带走”了,90年代出生的人,童年记忆中鲜有连环画的踪迹了。

  进入新世纪,刘高和他的连环画书店从春熙路搬了出来,在远离繁华的四川省图书馆附近也搬了多次。

  一家当地媒体报道了这家连环画书店后,刘高和他坚守多年的事业迎来久违的一缕阳光,小店的知名度在成都逐渐扩大开,有了一批稳定的老客户。

  据媒体报道,以民族故事为题材的连环画《布克奇传》曾拍出了9680元,沈尧伊的《地球的红飘带》原稿曾以1450万元人民币成交。在上海国拍第四届连环画拍卖会上,登场的560种近千册连环画拍品成交率高达97%,一套程十发的《欢迎毛主席》12开精装本以1.2万元成交。

  在记者采访的不到两个小时内,刘高卖出了20多套连环画,营业额近5000元。有两位家长带着孩子过来买书,孩子们坐在书店门口翻开刚买的新书翻看起来。一位家长对孩子说:“妈妈小时候*喜欢这些书,现在买给你看,以后要少玩手机了。”

  采访*后,刘高说:“目前连环画的利润大概是20%,我每个月*少有5000元左右的纯利润,维持生活没问题。我们店连环画的主要消费群体,还是当年拿着一分钱在街头蹲着看的那批人。很多人希望我能一直把这个店开下去,我也想慢慢地陪它变老,让我们这代人至少有个寄托的地方。”

同类文章排行

*新资讯文章